服务热线:
您的位置:竞彩足球app > 联系我们

史话》家乡味/辜鸿铭和他的同安碗仔粿(厦门/胡汉辉) - 两岸史话 - 言论

发布日期:2024-07-05 16:30   浏览量:

[史话》家乡味/辜鸿铭和他的同安碗仔粿(厦门/胡汉辉) - 两岸史话 - 言论

邻居一群老人到同安“美食游”,给我带来几块同安的碗仔粿。这让我想起2019年,在英国“唐人街”排队等候吃饭时,中餐馆老板知道我们来自福建闽南,就热情地端来“辜鸿铭碗仔粿”,让我们先“填肚子”。

那是用一块“小公鸡碗”蒸的碗粿,还配一支吃粿的小竹刀。那碗仔粿被挖去一个小角,里面塞满油葱、蒜泥、番茄酱、芫荽等佐料。我把碗粿切成四块。然后插起那块冒著热气的“肉茸”,沾上蒜泥,急不可待地塞进嘴巴,一股浓浓的肉香弥漫口腔,温润可口;紧接著又挑起粿块,夹上芫荽,送到口中,QQ的粿块里传来一股久违了的蚝干香味。这种特有的味蕾,只有家乡的孩子,才能感受和体验得到。于是,我急忙在碗粿里开始寻找蚝干,……但是就是找不到。

老板大约看出我的意图,笑著对我说:“英国没有你们同安的小蚝干,这是从马来西亚运来的大蚝干磨成粉,然后放到米浆里,搅拌均匀,最后蒸熟成型。所以吃起来有其香味而找不到实物。

在遥远的异国他乡,竟然能够吃到故乡的小吃美味,真的是幸运而又稀罕,我问老板:“这碗粿为什么叫辜鸿铭碗仔粿呢?”那老板目光炯炯地定睛审视了我一会儿,才亲切地娓娓道来。

清末怪杰辜鸿铭祖籍福建同安。但其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。由于从小受闽南文化的薰陶,虽然洋装裹其身,但是他所经历的人际关系,生活方式和思想意识形态的固化和记忆,使他更是一个传统的同安人。

“过去时”的槟城,有相当一部分人来自福建同安。但凡在某一天的傍晚,你走进滨城的哪个街市或者巷口,都有那些“五大三粗”的同安人,搬著一块“交椅”,穿上一条短裤和背心,摇著一把“芭蕉扇”,泡著一壶中国茶”,在高谈阔论侃大山。开头的那句闽南粗话总是这样说:“元仁老磨(闽南语:骂娘)……今天大米又涨价了……西街老表家的母猪生了十只小猪,元仁老磨,骨头都会被啃光的呀!”

辜鸿铭不仅懂得这些社会低层同安人的辛酸苦辣的语心语意,而且在父亲橡胶园里,所感受所体验到的闽南美食文化,比如同安伙夫做的封肉、同安碗粿、同安薄饼、同安肚纱管(一种比同安“五香”还好吃的食物)等等美食……都让他心中深深地烙上中国印。

在伦敦工作,生活的日子,每天早晨,他穿著一袭中式马褂,头顶黑色瓜皮帽,后脑勺还拖著一条辫子,戴一副溥仪眼镜,脚穿布鞋,嘴巴里哼哼叽叽地唱著闽南乡剧调子。然后慢悠悠地买了一份《泰晤士报》,边走边浏览著……红色大巴来了,他蹬上大巴。

从穿著到举止,辜鸿铭每天都为那些英国人变幻时髦,光怪陆离的“蒙太奇”--英国佬们只要看到这个土得掉渣的中国“怪物”,总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似的,然后用鄙夷的目光盯著他……甚至低声地骂“中国猪”!

辜鸿铭听到了,但他若无其事地坐下来,故意把手中的英文报纸倒著看……须臾之间,就引来车厢里的一阵哄笑:“这个无耻的中国人……连英文都不识一字,还装腔作势看《泰晤士报》……真的是可笑之极!”这时,只见辜鸿铭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用纯正的牛津口音念了一段当日的伦敦新闻。他又故弄玄虚地用右手倒拿著《泰晤士报》,向车厢里的英国人展露了一下说:“新闻就在这张报纸里……”

车上所有的英国人都惊呆住了。这时,辜鸿铭把报纸端正过来,分别用法语、德语、西班牙语重复了刚才那一段伦敦新闻。车上的英国都用异样的目光盯著这位怪里怪气,但又学识渊博的中国人,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,面面相觑。

辜鸿铭用双眸横扫了车厢里的英国佬,神色冷峻地说:“这区区盎格鲁撒克逊文化,怎么和我泱泱中华五千年文化相比?……真的是可笑之极啊!”说完,把报纸往地上一扔,拂袖而去。

是的,当时车上的英国人根本没有想到,这个丑陋的中国人,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,彻里彻外的爱国者;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这位让他们瞧不起而百般侮辱的中国人,竟然精通九种国际语言;而由他翻译的中国“四书”中的三部--《论语》、《中庸》和《大学》以及由其写的《中国牛津运动》、《中国人的精神》,在当时都震惊了全世界。

辜鸿铭是顶天立地的中国人--他的文学心量、历史知量、哲学智量,是那个时代中华文化的象征;他不想当“尼釆”所说的“人在得道以后要当超人”。他想按照“慧能”所主张的“得道以后要当一个平常人”。这种平常人就是要时时处处关心那些漂泊在英国的同胞。

在伦敦的街头,辜鸿铭所接触到的那些从中国浪迹到英国的中国人,这些人三餐一闻到那些“番仔味”就反胃口呕吐,有的人因为奶制品过敏,一喝上牛奶就肚子痛,腹泻拉稀……辜鸿铭知道这些同胞是一种传统生理核酸反应。解决的办法必须恢复其传统的饮食习惯和三餐的食物。

于是,他想到自己儿时吃的那些故乡美食:比如说“春卷、肉粽、沙茶面、封肉、五香、碗仔粿……”等等。经过比较、筛选以及食品供应便利之后,辜鸿铭决定先在伦敦中国城开一间“同安碗仔粿”店,予以方便中国人在伦敦的饮食困难和乡愁的苦楚。

在伦敦罗素广场或是邱吉尔广场,那些经常在这两个车站乘红色大巴的英国人,已经很久没见到那个穿著古怪,土得掉渣,但又才华横溢的中国人了,难免有一点失望和思念。

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。辜鸿铭出现在邱吉尔广场那个车站,他照样慢悠悠地买了一份《泰晤士报》。然后登上红色大巴。辜鸿铭的突然出现,在车上引起一阵骚动……那些曾经傲慢而又尖刻的盎格鲁撒克逊人,一改往日“贵族气概”,笑容可掬地围将过来,尊敬地问:“尊敬的中国先生,今天《泰晤士报》头条又有什么新闻……”?

辜鸿铭举目上下左右环视这群可恨又可怜的英国人,他清了清嗓子,摘下鼻梁上的溥仪眼镜,微微一笑,用中国语说:“女士们先生们……”他又故意把手中的报纸颠倒过来,煞有介事地念道:“中国人辜鸿铭先生,今天在唐人街一家同安碗仔粿店隆重开业,热情邀请大家免费品尝……欢迎各位光临”!

大巴上的英国人犹如“鸭仔听雷”,怎么也听不懂,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,面面相觑……

辜鸿铭开心地哈哈大笑。过了片刻,他把那溥仪眼镜戴上,用标准的牛津口音重复了刚才对这群英国人的邀请。哇!英国人很兴奋地欢呼起来!他们争先恐后地冲向辜鸿铭,欲抢他手中的《泰晤士报》。辜鸿铭有意识地紧紧捏著报纸……可怜那张报纸瞬息间被撕成无数碎片……这时辜鸿铭又清了清嗓子说:“女士们先生们,请您们到唐人街同安碗仔粿店,凭手中的报纸碎片,领取碗粿,品尝中国人的美食好吗”?

“好……好!”这些盎格鲁撒克逊人感激的声浪,就要暴掉这辆红色大巴了。

都说乡愁是一首歌。难忘的英国之行;难忘的伦敦唐人街,既让我解去了乡愁,又让我品赏故乡的美食,还在无意之中,欣赏了一段美妙的历史故事。